天津的地名,为嘛这么土?

天津的地名,为嘛这么土?

讲道理,作为四大直辖市之一,天津的地名实在是够的。

不是这个,就是那个,刚离开这个房子,又到了那个沟子,再或者就是什么村、堤、台、淀……好不容易去个叫“城”的地方,还叫“土城”……

▲北辰刘家房子,除了正文嘛都有

要了亲命了。

恕我直言,天津这些透着满满乡土气息的地名,真的和北方经济中心的定位简直格格不入!

愁死人了,天津的地名为嘛都这么呢?

01

天津的地名,就是一部土味宝典

地名,是人们赋予某个地方的专有名称,一旦固定下来,往往很难再改变,即便是改,多数也是在同音的基础上调整,很少会推翻重起。

比如河西的“灰堆”,最初就名为“辉德村”。本来还挺阳光大气的名字,改完一下就给按泥儿里去了。

▲灰堆的“腾华里”简易楼房,建于上世纪80年代。因为是1952年建的职工宿舍,则命名为“五二新村”。这也是“灰堆五二新村路”的由来。

不过像灰堆这样越改越回旋的,毕竟是少数,因为咱天津的地名,基本上从一开始就陷入了被土味支配的无奈,纯属自然灾害。

如果你稍微了解地名的命名规律,就会知道,天津的大部分土味地名,基本上都套用了一个公式:

地名=某某+村/沟子/庄/堤/坨/屯/集/洼/淀……

▲农耕时代,人们广泛使用马匹,因此从事马匹交易的集市在天津非常繁荣,被称为“马集”。这就是“南马集”“北马集”“马集前胡同”这些地名的由来。

咱这里说的“某某”可以是任意玩意儿,但不论这个“某某”多时尚前卫,只要和最后一个字搭配上……

只能说是: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

万德庄、西湖村、王顶堤、陈家沟、王庆坨……您瞧,甭管这地方是人口聚集区,还是繁华商业区,也别管建设的多高端,如果只看地名的话,脑子里飘过的画面绝对是风吹稻花两岸香,麦浪滚滚闪金光……跟莲花乡赤水沟子没什么区别。

▲“大家好,我叫丫蛋,来自大城市铁岭莲花乡池水沟子。”这个地名在铁岭是真实存在的。

再比如天津市中心的几个人口稠密区,王串场、赵家场、华家场(郊县地区“场”字地名更多),几乎都得名于当地大户的打谷场,以前的华家场就是华世奎他们家的。

▲清初,有姓赵人家在此地建打谷场,后被称作”赵家场”,赵家场一带形成聚落后,住户逐渐增多,故而开辟街道,即”赵家场大街”。之后又派生出”赵家场河沿”,河沿最初为狭窄的土路,逐步拓宽铺设沥青与其他道路相连,就是今天的南运河北路。

如果按片算GDP,估计这些地界都能超过一些非洲小国了,可这地名怎么也脱不开干农活那点事。农业大国的痕迹估计能跟着地名万世流传了。

但是当我们再仔细浏览一下地图的话,你就会发现,什么村啊、庄啊其实还好,我实在理解不了的,是天津这种国际级都市的中心地区,还有以“沟子”为后缀的地名。

▲前不久河北区文化馆举行了“七十载变迁 陈家沟子”展览

▲陈家沟子是天津一条古老的繁华街道。始建于元代,兴盛于清。位于河北区南部,东起于小树林,西端于十字街。南有津塘支路(现为胜利路),北有水梯子大街与之平行。北接民国时期的政治中心――中山路,西南临建国道――意、奥租界地。与北站,东站,西站等火车站近在咫尺,那时南面的津塘支路有电车,北面的水梯子大街有公交车通行,四通八达。

“沟子”……这要让新疆人听见了,还不得以为咱骂街呢?(新疆话里,沟子等于屁股。)

除了加土味后缀,天津地名在命名时的,另一个贯穿始终的原则就是:

怎么省事怎么来。

02

胡同命名图省事

老天津里巷大概有四万多条,它们的名字可谓是五花八门,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凫的,草稞里蹦的应有尽有。

▲有您家的门牌吗?

这些地名多是民间自发形成,虽然不怎么文艺,但是实用性极佳,不易忘记又琅琅上口。

以人名或家族名命名:

张志尧胡同、孙阴阳胡同、赵锡九胡同、王木作胡同、王老保胡同。以“家”命名的胡同听上去就很亲切,有种大家族“聚群而居”的感觉,像朱家胡同、张家胡同、刘家胡同等等。

▲大费家胡同是天津最老的胡同之一,而且传说最为丰富。费姓和靳姓一样,是最早来到天津卫的309名具有官籍身份的世袭军官之一,名费胜,浙江嘉兴人。然而,使大费家胡同出了大名的,是明朝末年传说中的一位宫女费氏。京剧《贞娥刺虎》讲述就是费氏保护长平公主的故事。

以工厂、店铺、作坊命名:

像铁工厂胡同、铁铺胡同、面铺胡同、砖厂胡同、纸作坊胡同、扎彩匠胡同、木工房胡同、萨宝石胡同等。

▲1958年,红桥区北门外肉架子胡同杨家大院房契@沈��

▲萨宝石胡同东起张自忠路、西至玉皇阁大街,与望海楼隔河相望,两侧为旧式砖平房。清同治年间,俄国商人李特维诺夫在这开设了顺丰洋行(俗名萨宝石洋行)故名。萨宝石洋行以出口茶叶为主,兼营皮革、土产出口,并从俄国进口其他商品。是天津作为北方茶叶集散地的证据。

以形状命名:

大的叫“大胡同”,弯的叫“九道弯胡同”,像袜子的就叫“袜子胡同”,窄的叫“耳朵眼胡同”,一横一竖的叫“丁字胡同”……

以前小关大街东侧,有条“有道胡同”,是为了告诉大伙这不是个死胡同,是有道可通行的。

除了用生活中常见的事物命名外,天津地名命名还有更敷衍的方式,经常以“一二三四”这样的数词作为前缀。

▲柳林附近的老胡同

以前锦衣卫大街有个锦元胡同,之前叫一条胡同,它东边就是“二条胡同”,更有意思的是,这俩胡同在区内都重名,于是就按照《易经》“大乾”卦卜辞中的“元、亨、利、贞”,分别改成了锦元、锦亨,仍然暗喻顺序。

顺带提一句,咱天津的老相声艺人杨少奎,给自己徒弟起的名字,前四人也是按这四个字排的(丁文元(没错,《纠纷》里的丁文元,姓名来源就是他)、刘文亨、任文立、刘文贞。后四人按学习进步排:张文学、张文习、王文进、刘文步)

▲您看着最不眼熟的那个,就是刘文亨

03

以地形命名

天津的地名虽然土,但还是讲道理的。

如果你试着在地图上搜索“坨”“台”,你会发现有将近200多个相关地名。

坨:

东塘坨、西塘坨、田庄坨、洛里坨、前棘坨、后棘坨,静海白公坨,东丽南坨、荒草坨,西青牛家坨……

▲王庆坨的地名来源有三种:

1、契丹辽朝时,汉人从海河东岸、北岸南迁至此,其中以王姓居多。人们集中居住在高坡土堆之上,故名王家坨。附近有条河也改叫王家坨河。后改为王庆坨。2、燕王扫北时,此地从江南迁来众多富户。百姓为效忠燕王朱棣,同时庆贺北迁顺利,则自称王庆庄。因当时此地处三角淀,人们都居住在土坨高地,渐渐演变成王庆坨了。3、明成化年间,一个叫王清的小吏,被派到武清任锦衣卫千户侯,他看中了王庆坨这块风水宝地,便在此居住,初称“王清坨”。清雍正年间,天下大兴文字狱,因“王清”谐音“亡清” ,当地的百姓畏惧朝廷怕受株连,便将王清坨改为主庆坨了。

台:

侯台、魏台、许台、陈家台、赵家台、刘家台、六里台、七里台、八里台……

▲八里台,因距离老城南门八里而得名

这么多的“台”“坨”地名,外人看来似乎没什么大不了,但实际上却显示出天津地势低洼、人们只能择高台而居的水乡特点。(堤也是这个道理)

而老生常谈的沽、洼、淀类地名,也说明了天津的天然地理环境。

▲咸水沽的位置,正在海河南岸的大弯处,扼守海大道的咽喉位置。海河水随渤海潮水上涨,海水逆流而上到此就停止,故名咸水沽。

04

天津的地名为嘛土?

很多人都觉得,人家南方城市的地名,听着总是那么鸟语花香,山清水秀的,什么桂林、云水谣、兰溪、丽水、碧湖、青田、仙都、仙居……

光听名字,都觉得有百灵鸟在我脑瓜子上面飞。

在这点上,天津确实输了,毕竟地处平原地区,缺山少湖的,天生就吃亏。

但通过观察,我们可以发现,天津的地名更注重实用性,比如用于定位、指示功能、标记顺序等等。

而南方人就更偏向于以文化历史为地方命名。

于是相比起来,咱天津的地名看起来自然就显得更加粗犷,乍一听丁零当啷破破烂烂,甚至有那么点蠢萌,但自己琢磨之后,你才发现这些地名的背后,体现的是天津人的务实本分、实事求是

地名,说白了也就是一个代号,没什么高下之分。

就像人名,叫李�B鸟还是郝美丽,跟这个人到底长的好看与否也没太大关系。

不管天津的地名是“土味”还是高雅,在天津人的心中都一样重要,都承载着天津人的一份记忆。

每一个地名,都是天津人的乡愁。

内容由天津人(tianjinren88)综合整理,其他公众号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你离天津的距离,只差一个公众号

加入天津人自个儿的微信圈

admin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