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一月 2020

上汽・上海文化广场1至2月份演出一览,最想看的是……

百老汇经典音乐剧《追梦女郎》

金曲云集,为梦而唱

音乐剧《春之觉醒》

唤醒你人生的第一次颤动

法语原版音乐剧《巴黎圣母院》

当大教堂的钟声再次响起

音乐剧《春上海1949》

江山如画,信使如虹

一 月

百老汇经典音乐剧《追梦女郎》

点击海报跳转演出详情页

演出剧场: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主剧场

演出时间:2020.01.02-01.14 14:00/19:30

演出票价:80-1080元

演出时长:约120分钟

百老汇历久弥新的经典之作《追梦女郎》,以劲歌金曲复刻60年代美国的流行乐坛,讲述追梦背后的心路纠葛与辛酸付出。该剧自1981年在百老汇首演以来,连演1522场,获13项托尼奖提名,勇夺6项大奖。由碧昂丝・诺尔斯等主演的同名电影获6项奥斯卡提名

◆◆

音乐剧《春之觉醒》

点击海报跳转演出详情页

演出剧场:上剧场

演出时间:2020.01.10-01.19 14:00/19:30

演出票价:180-580元

演出时长:约150分钟

《春之觉醒》的故事发生在十九世纪、社会观念极度保守的德国:青春期的女孩们逐渐发现了自己身体和心灵的成长,她们渴望寻找答案;男孩们在学校里接受着古板的教育,他们试图向书本与权威发起挑战,更面临着生活中的种种烦恼……

◆◆

法语原版音乐剧《巴黎圣母院》

点击海报跳转演出详情页

演出剧场: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主剧场

演出时间:2020.01.16-01.23 14:00/19:30

演出票价:80-1080元

演出时长:约150分钟

盛演二十年美人依旧 大教堂时代经典永恒

法语原版音乐剧《巴黎圣母院》改编自法国文豪维克多・雨果同名巨著,故事的场景设定在1482年的巴黎圣母院,讲述由副主教克洛德・弗洛罗养大的圣母院驼背敲钟人卡西莫多与一名美丽的吉卜赛少女爱丝梅拉达的悲惨爱情故事。

◆◆

俄罗斯芭蕾国家剧院芭蕾舞《天鹅湖》

点击海报跳转演出详情页

演出剧场: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主剧场

演出时间:2020.01.26-01.30 10:30/14:00/19:30

演出票价:80-880元

演出时长:约120分钟

重温百年不朽的经典名剧,欣赏永不落幕的芭蕾神话;聆听震撼心灵的音乐篇章, 品味经久不衰的文化盛宴。古典芭蕾舞剧《天鹅湖》是芭蕾艺术皇冠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如今,《天鹅湖》早已成为世界所有芭蕾舞团的必演剧目,同时也是每年在世界各地演出场次最多的芭蕾舞剧。

◆◆

“百老汇”经典音乐剧和世界名曲交响音乐会

点击海报跳转演出详情页

演出剧场: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主剧场

演出时间:2020.01.27 19:30

演出票价:80-880元

演出时长:约90分钟

在万象更新的农历新春佳节,曾为我们带来过众多精彩演出的,著名国家一级指挥家范焘,将领衔屡获音乐会票房佳绩的ACCENT交响乐团,重现众多殿堂级音乐剧的经典曲目,以及众多脍炙人口的世界经典名曲与电影佳作

◆◆

俄罗斯芭蕾国家剧院芭蕾舞《胡桃夹子》

点击海报跳转演出详情页

演出剧场: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主剧场

演出时间:2020.01.28 19:30

演出票价:80-880元

演出时长:约90分钟

带有神秘的童话色彩的场景和演员诙谐有趣的表演,让父母习惯带着孩子在《胡桃夹子》的童话世界中迎接新年。华丽壮观的场面、诙谐有趣的表演、以及柴科夫斯基的音乐赋予舞剧以强烈的感染力,这些都是《胡桃夹子》能吸引千千万万观众的独特魅力。

二 月

音乐剧《寻找声音的耳朵》

点击海报跳转演出详情页

演出剧场: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主剧场

演出时间:2020.02.22-02.23 14:00/19:30

演出票价:80-680元

演出时长:约120分钟

上万口碑认证,真正属于中国家庭的原创音乐剧;拒绝俯视儿童审美的美学价值观;百老汇级的儿童演员阵容,创作性戏剧的排演方法。每一次重返舞台,都带着不变的初心,邀您和孩子一起来寻找属于你耳朵的声音,亲历这部剧中的痛点和泪点、笑点和燃点

◆◆

音乐剧《春上海1949》

点击海报跳转演出详情页

演出剧场: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主剧场

演出时间:2020.02.28-02.29 14:00/19:30

演出票价:80-580元

演出时长:约100分钟

音乐剧《春上海1949》以1949年中国命运转折点为背景,由真人真事为原型。剧中融入了爵士乐Big Band、沪语童谣、江南评弹等元素,体现了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在当代文艺创作中的传承与创新。舞美场景、多媒体设计上追求写实与写意的有机结合,体现历史感、现代感,展示了现代上海历史进程的画卷。

中国孕妇在泰国坠崖后的207天:不想活得像-巨婴-

(原标题:中国孕妇在泰国坠崖后的207天:不想活得像“巨婴”)

1月2日,新京报专访泰国坠崖中国孕妇王女士,她上半身已能活动,但无法走路。她坦言,事后无数次想起全身17处断裂,无遮无挡躺在悬崖下的场景。这让曾经独立的她变得向往温暖,病友探望都能让她很开心。她自嘲出事后活得像“巨婴”,只能忍痛复健不成为父母的负担。她觉得自己比被羁押的丈夫更艰难,但仍期待康复后做些温暖的事情。她还说,公公婆婆多次游说要她放弃指控被她拒绝,她将到场参加庭审,望丈夫被判无期徒刑。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刘雨欣_NBJS7825

上海一老爸扔垃圾竟把娃也给“扔”了,还好被派出所民警“回收”了

1月2日17时26分,当满身大汗、气喘吁吁的31岁的新上海人林某某跑进嘉定公安分局娄塘派出所,从警察徐奶奶怀里抱回自己心爱的幼儿“嘉福”时,脸上露出了笑容……从民警将丢失幼儿接回不到10分钟,闻讯而来的父亲就见到了自己的孩子。这是当晚值班所领导启动“发现迷失幼儿老人处置预案”后,发生在娄塘派出所接待大厅里的一幕。

当天17时许,派出所接路人紧急报警:在辖区农业银行前的人行道上发现一名约2岁小男孩正大哭大叫要妈妈……第一时间获悉警情的值班教导员钱军当即启动紧急预案:一边用电台指挥在附近巡逻的联勤队员到现场看护好幼儿,一边安排窗口接待女民警徐秋娣跟随警车前往共同处置。

民警驾驶警车火速赶到现场,看到联勤队员携带幼儿在附近寻找了一会儿未找到家人,小男孩正神情安逸地被联勤队员抱在怀里。

现场女民警在向报警人了解情况时,一身材较瘦的中年男子凑上前来自称是小孩的亲威,要带小男孩回家。此举迅即引起了在场民警的警觉,不动生色地问抱在怀里的幼儿:“认识他吗?他是谁?”

见小男孩面部毫无反应,便机警地告诉该男子:既然是亲戚,马上联系小男孩的父母亲,带上身份证、户口簿和出身证等相关材料,到娄塘派出所来认领。同时,在现场对围观群众进行了如何处理迷失事件和反拐常识的宣传。

在派出所接待大厅里,孩子的父亲匆忙赶到。

原来,走丢的孩子叫嘉福,新年第二天,孩子的父亲本来是带着孩子一起出门扔垃圾,没想到把孩子也一起“扔”了,幸好被娄塘派出所“回收”了。

2020年伊始,娄塘派出所在延续做好嘉定分局“黄丝带”老人防失机制的同时,正努力打造编织迷失妇女儿童和老人保护网,以降低寻人成本,快速与家人团聚,让基层派出所成为迷失妇女儿童老人的温暖驿站和安全港湾。

“四大徽班进京” 是京剧诞生的标志吗?

“四大徽班进京”

是京剧诞生的标志吗?

刘新阳

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是清朝的乾隆皇帝八十寿辰的一年。各地官员都要进献寿礼以示庆贺。其中,浙江盐务大臣伍拉纳为祝贺乾隆皇帝的八十大寿,征集了徽班中的三庆班进京参加祝寿活动。关于三庆班在北京的演出,戏曲界说法不一,有人说三庆班曾进宫为皇室演出,也有人说三庆班进京后只是在民间参加了各种形式的祝寿演出,但不论怎样,三庆班是在1790年,通过乾隆皇帝八十寿辰而登上北京剧坛的事实却是毫无疑问的。

京剧小百科

徽班:是指安徽商人投资组建的徽剧戏班。徽戏最初只唱吹腔、拨子,之后加入的二簧腔与昆曲,是吸收了湖北的二簧调与江苏的昆山腔。事实上三庆班在1790年入京前,所演唱的声腔、剧目已相当丰富,除吹腔、拨子、昆腔、二簧外,还兼唱柳枝(子)腔、罗罗腔等各种腔调。

由于徽班的演出博采众长,具有鲜活的生活气息。乾隆皇帝的寿期过后,三庆班并没有南返,而是留在了北京,继续在民间演出。由于三庆班是一个以徽戏为主,同时吸收其他声腔、剧种的综合戏班,无论是声腔组成,还是剧目构成,均十分丰富,令北京的戏曲观众耳目一新,因而,三庆班在北京的演出博得了北京观众的一致欢迎。

《清代燕都梨园史料・日下看花记》中记载了乾隆、嘉庆年间的三庆徽班演员高朗亭为“二黄之耆宿”

三庆班的演出在北京受到欢迎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一时期的徽班中开始出现了以高朗亭为代表的“明星制”演员。

京剧小百科

高朗亭(1774―?)男,本名高月宫,原籍江苏省宝应县,生于安庆,是著名徽班演员,工旦角。高朗亭幼时搭“安庆班”去扬州、杭州等地演戏,十六岁出名。1790年,随安庆徽班进京演出,之后便留在北京长期演出。高朗亭饰演的女性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神情惟妙惟肖,可见他具有深厚表演功力和高超演技。他还吸收糅合各家之长,为日后京剧的形成做出了突出贡献,故被尊为“二黄之耆宿”。他演戏很多,但目前仅《傻子成亲》留下剧名。高朗亭除演剧水平高超外,还具有超强的管理才能,曾有“青蚨主妇”之号,任三庆班班主,掌管三庆班前后长达三十多年,后又为在京戏曲艺人组织的“精忠庙”庙首(亦称会首)。高朗亭的弟子有陈喜官、邱玉官、苏小三、双凤官、沈霞官、沈翠林等,均为著名旦角演员。目前,对高朗亭的卒年考证不详,但有证据显示,从道光十四年(1834年)开始,三庆班的班主已由陈金彩继任,由此猜想,高朗亭其时可能已经去世。

京剧小百科

精忠庙:精忠庙建于清康熙年间,庙内祭祀宋名将岳武穆塑像,位于北京崇文区。精忠庙是清代北京戏曲艺人的群众性行业组织,同时也是半官方的行政管理机构。名演员高朗亭、程长庚、杨月楼等曾先后担任庙首(或称会首)多年。由于机构设在精忠庙内,因以庙名作为会名。精忠庙庙首,一般由艺人公推并经主管行政部门批准方可生效。该组织在民国后,先后改名为正乐育化会、梨园公会等。此外,在天津、上海等地也有行使相应职能的组织,只是名称略有不同。

由于三庆班演出的丰富和强大,继之明星演员的出现,徽班在北京的演出不断发展壮大,因此,在三庆班之后,相继有“四喜”、“启秀”、“霓翠”、“和春”、“春台”、“三和”等戏班,先后来到北京演出,在这些戏班里,除“启秀”和“霓翠”两个戏班是昆曲班外,其余者都是徽班。在诸多徽班竞相演出于北京各戏园之时,又数其中的“三庆”、“四喜”、“和春”、“春台”四个徽班声誉最佳,影响最大,且各有特色,一时曾有“三庆的轴子(‘轴’读zhòu),四喜的曲子,和春的把子,春台的孩子”的赞誉。这句话的大致意思是,三庆班擅演有头有尾的整本大戏,四喜班擅演昆曲(腔)剧目(“曲子”指的是昆曲),和春班的武戏火炽,最受欢迎(“把子”是戏曲舞台上的专用术语,在这里专指武戏),春台班的演员以青少年为主,尤以演出徽调的“三小戏”(小旦、小生、小丑)为主(“孩子”在此泛指童伶)。所以,后人又把这四个戏班称作“四大徽班”。

此时,广泛活跃于北京戏曲舞台上的徽班演出,足迹已遍及北京如广德楼、广和楼、三庆园、庆乐园等各大戏园,因此,这时徽班的演出以绝对优势占据了北京戏曲舞台的主导地位。但需要说明和澄清的一个问题恰在于此,今天耳熟能详的“四大徽班”在各自进京的时间上并不是同时和统一的,例如,三庆班进京是在乾隆五十五年,而四喜班进京则是在嘉庆初年(1796年后),和春班的成立已是嘉庆八年(1803年),至于春台班进京的时间不仅于史没有明确记载,而且在乾隆、嘉庆年间,以四喜班命名的戏班还不止一家,因此“四大徽班”的说法只是在各大徽班陆续进入北京演出之后才经总结比较而得出的,所以,曾有“四大徽班进京是在1790年”的说法混淆了各大徽班先后进京的时间,同时,还有人曾把1790年,也就是三庆班进京这一年视作京剧诞生的年代。尽管徽班进京是京剧得以形成的先决条件,但究其本源,这时徽班演出的曲调仍是包括二簧、昆曲、吹腔、拨子等声腔在内的综合曲调,既然徽班演出的还不是京剧,京剧诞生于1790年又从何谈起呢?因此,这些论断均缺乏历史依据。

编辑 / 曾三眼

配图 / 网络

来源 / 京剧连载 刘新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