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三月 2020

确保如期顺利开学 新堡布依乡这样做

为切实做好新堡民族学校初三年级学生3月16日正式开学期间的各项工作,确保师生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新堡布依族乡早谋划、早部署、早启动,精准制定措施,确保如期顺利开学。

///

///

超前谋划,抓实分析研判。新堡布依族乡党委、政府按照省委教育工委、省教育厅《贵州省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工作方案》、《贵阳市2020年春季学期师生返校工作方案(第一版)》、《乌当区2020年春季学期初三、高三复学工作方案》要求,制定《新堡布依族乡2020年春季学期返校复学工作方案》,召开专题会议,从组织机构、岗位责任、相关流程、日程安排等方面对复学和前期准备进行周密部署,严格把好“五关”(师生身体状况监测关、学校防疫物资筹备关、学校大门入口关、校园教学秩序管控关和工作责任落实关),做好“四防”(人防、物防、技防和制度防范),切实做到防控不松劲、开学有准备、教学不耽误。

摸清底数,抓实信息摸排。为做好师生全员排查工作,新堡布依族乡全力组织对新堡民族学校24名教职员工、37名初三返校学生及家长是否有疫区接触史等情况进行全面梳理排查,并对24名教职员工进行核酸检测;工作人员深入村组入户走访初三返校复学学生家庭的行动轨迹进行深入细致的排查,核实清楚,开学后,各村明确村支两委干部包组每天上门对学生家长及学生关爱帮助做好疫情防控和健康辅导。

外防输入、内防扩散。对返校师生从入校、教学、活动、就餐、放学、住宿管理等方面进行合理管控,进校教职员工和学生一律实行严格管理,师生每天进校前严格测体温、扫二维码,严禁无关人员进入;除了把好入校第一关,新堡民族学校以班级为单位,对教学区域和住宿区域进行封闭管理,加强对教室、食堂、厕所及校园等场所进行消毒,并设有专门的隔离教室。开学后,学校明确家长接送走读学生,确保学生与外人无接触,并设立卫生保健室,确保有任何情况能第一时间上报。

强化培训,抓实分类指导。实施人员的严格培训,对班主任、教师、安保人员、食堂员工、寝室管理员等从“如何正确戴口罩”、“如何正确洗手”、“如何消毒”等防护要点进行防疫专题培训和演练,动态掌握师生员工健康状况,做好师生的精神压力疏导,让他们能够快速回归到正常学习工作状态;同时,利用校园广播,宣传栏在醒目位置针对性地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与预防等知识进行宣传,为开学复课提供安全的校园环境。

未雨绸缪,抓实物资储备。积极多渠道采配防疫、消杀物资,确保物资筹备充足,为校园环境的防疫、消杀整治做好充分的准备。目前,新堡民族学校储备口罩500余个、一次性手套30副,消杀用品80余升,测温枪3只、建立临时隔离室3个。

落实责任,强化督导问责。加强对学校开展疫情防控工作的指导督查工作,及时发现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适时调整和优化学校疫情防控工作方案和开学后的防控预案,压实责任。

—– END —-

来源 :新堡布依族乡

乌当区融媒体中心出品 转载请注明出处

审核:邹婷

编辑:屠淑荣

版式:李树玉

淀山湖大道“青浦平和双语幼儿园”最新美图出炉

上海青浦平和双语学校由上海题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举办,并全权委托上海市民办平和学校教育集团进行教育教学管理,在教育理念、培养目标、办学愿景、课程设置及师资配备上,与上海市民办平和学校一脉相承。学校具有独立法人资格,是一所全市招生K-9走读加寄宿制(寄宿需申请)的学校。

学校地址位于朱家角路6号,青浦新城中心。距地铁17号线淀山湖大道站仅数百米之遥,南至朱家角路,北至淀山湖大道,交通便利。学校东侧有天然河道,便于日后皮划艇课程的实施,与地标建筑西大盈港双桥相邻,近朱家角古镇,距东方绿洲、淀山湖仅10千米,周边人文资源可谓得天独厚。

摄影:王 强

复工准备,天津这家餐厅消毒够硬核,空调通风口都不放过

非常时期,餐厅尤其注意消毒卫生,但是,连空调通风口都要消毒的餐厅,你见过没?

天津望海湾餐厅的厨务总监周志勇说:“我们建立了完备的消毒卫生制度,从前厅到后厨,都仔细消毒,包括空调通风口。”

尽管望海湾从大年初二歇业至今,但管理层和员工们可都没闲着,一直在打磨餐厅消毒机制和外卖菜品。

点餐都用激光笔

周志勇介绍说,大年初一,公司高层决定采取紧急预案,初二,望海湾11家门店全面停工,然后集思广益,召开视频会议,让大家出谋划策,做好防疫消毒工作,经过一个星期的筹备,基本流程已经固定下来,后来也有员工陆陆续续地补充。

在前厅,顾客进来后,会先量体温,扫码登记,把个人信息上传至天津相关部门,确保行踪可追溯。

由于望海湾是明档点餐,为了保证顾客的安全距离,服务员则会拿着激光笔为顾客介绍菜品,帮顾客点餐。

在每间包厢里,都放有一个消毒柜,顾客不坐下,餐具绝不拿出来,而且顾客之间的距离,都在两米以上;在餐具摆放上,每人两双筷子,其中一双是公筷。

在后厨,操作间有严格的分离,像蔬菜、水产、肉类,各有各的操作间,目的是干湿分类,避免交叉污染。

每天下班收档后,后厨人员会将刀具、砧板等物收进专用的消毒柜中,对空间和台面进行仔细消毒。“空间消毒一般是用84,台面消毒是专用的消毒液,无危害无残留。”

在餐厅显眼的位置,还贴有“洗手七步法”,以提醒顾客和员工正确洗手。

“我们之所以把餐厅的消毒工作做得这么细致,就是为了让顾客安心用餐。”周志勇说。

外卖全是热销菜

虽然还未复工,但望海湾的外卖菜品已经确定了,分团餐和家庭餐两种。

像团餐,一般都是三菜一汤,荤素搭配,20份起订,用于一般企事业单位的工作餐。

家庭餐就丰富了,分为3、4、6、8、10人套餐,而且还有A、B两种套餐。

“AB套餐的区别是在菜品上,有的鱼类多些,有的肉类多些。”周志勇说。

望海湾的鱼头泡饼是招牌菜,所以,外卖也会上,为了增强顾客的体验感,餐盒都是订制的,有质感,上档次,而且保温效果好。

除了鱼头泡饼,烤鸭、烤羊排、煎虾饼、风干鸡这些热销菜也将全面跟上,周志勇说,这些菜都是老顾客常点的,现在就有不少顾客询问这些菜会不会走外卖。

当然,外卖小哥来了也是要经过一番消毒的,包括制作人、打包人、送餐人的姓名、体温都会记录在安心卡上,放入外卖中。

从餐厅每个细节的消毒,到外卖制作,再到外卖小哥离开餐厅,这一系列流程,望海湾都做出了实际预演,并拍成了短视频。

看到的视频的顾客都表示,只要望海湾上外卖,就会订,放心!

虽然仍未得到复工的确切消息,但周志勇的内心,却没有一丝焦急和慌乱,因为他知道,只要用心,顾客就会感受得到。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时刻做好准备,等风来。

血库告急,东莞水乡中心医院65人为爱撸袖,献血超2万ml

截至3月11日,东莞累计出院96例,治愈率96%。然而受疫情影响,东莞的血库存量频频告急。为缓解血液供给紧缺,东莞市水乡中心医院65人为爱撸袖,用热血助力战“疫”。短短半天,共献血20900ml。

日前,东莞市水乡医院一批“热血志士”为爱撸袖,在严谨的健康体检、体温监测后,分时段、分批次错峰有序进行献血。

“无偿献血?我要去!”市水乡中心医院功能检查科项礼主任,他是一名中共党员、一名退役军人,曾荣获2016-2017年度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铜奖。当他收到献血倡议时,就主动报名。“最多能抽多少,就给我抽多少!”登记时,他再三嘱咐道。

据了解,这批献血人中有的是年轻的护士、帅气的医生,有临床一线的,也有行政职能的。平时他们坚守在医院的各个岗位,现在因为无偿献血走在一起,用自己的汩汩热血,汇聚成生命之源,为他人带来生命的希望。

他们虽然处于不同的岗位,但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称谓――最美逆行人,他们用“热血”演绎着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另一种“支援一线”。

采写:南都记者 黄馨莹 肖佩佩

华州赤水河里消失的沙

赤 水 的 沙

作者杜望成

华州古镇赤水现在以“桥上桥”闻名,其实,作为一个出生在那里的人,我最怀念的还是那个架有“桥上桥”的赤水河里的沙。

2017年的赤水河 宋朝峰摄

窄处有百余米,宽处约有三、四百米的赤水河,发源于秦岭深处,由南向北,水流清澈急湍,出峪之前,河道乱石滚滚,出峪之后,地势渐平,沙石沉积。以“桥上桥”为中心,上下约五、六百米的河床内白沙深厚,品质极佳。赤水的沙一是“净”,由于河水清澈,沙子无土无泥无盐无碱,人坐在沙堆上休息,走时拍拍屁股,绝对不会染尘;二是“白”,沙是由上游的白色花岗岩风化和撞击而形成的,所以色白色亮;三是“纯”,顺着河流的方向,去找沙矿,有的可达二、三米厚,无土无石,沙质不变;四是“硬”,经测定,沙的棱角多,硬度强、抗压力、可广泛用于建材行业。

赤水人用沙的历史不可追溯,但近代用沙的实例却比比皆是。赤水“桥上桥”是石条垒成的,但粘连石条的就是沙和石灰及糯米汁拌成的浆。先前人们盖房子,当时没有洋灰(水泥),就用白灰(石灰)拌沙子,用这样的灰浆砌砖,直到砖风化而灰沙不脱落。镇上商人炒花生,先要炒好沙子,花生与热沙同炒,花生熟的快,又不焦皮。小孩想要长大头型好,家人用红布缝个枕头,枕头里装上沙子,既清火又易小孩头定型。镇上人家用砖铺地板,也要先铺一层干沙,然后铺砖,这样可保持地板干燥。有经验的菜农播葱籽,洒了籽种后,要盖上一层沙,这样好出苗……最奢侈的是用沙铺路。一场雨过后,人们运来沙子覆盖路面,曰“白沙铺路”,既使路面不再泥泞,也使路面干干净净。最吝啬的是各家的香炉用沙。香炉里装沙是为了插焚香,有的人家好几年也“不舍得”换一下香炉里的沙,而只是把沙上的香灰拂去了事。

其实,用沙最多的还是当代建筑业。大约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开始,赤水的沙就用火车外运,西至西安、东到太原,北到渭河以北的县镇,都有赤水沙的踪迹。赤水的沙可与灞河的沙媲美,受到各地用户的欢迎。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赤水“桥上桥”两边的华县、渭南两个“赤水大队”都在赤水河内建沙场挖沙、卖沙,最多时双方各有六、七十人。两个大队以赤水河中线为界,各自挖采自己一方的沙子,曾因沙界的争执而发生集体械斗。那时,除华县铁路桥梁厂每天有多辆汽车专门拉沙自用外,渭北尚有二十余辆马车常年驻在镇上给赤水火车站拉沙,另外,还有一些大、小拖拉机、毛驴车也参与运沙。赤水火车站距沙场有二、三公里路,运沙车在这条路上排起了沙龙,赤水沙就这样源源不断地外运异地,为各地建设服务。那时的“桥上桥”只能看到上面的桥,下面的桥全被沙子埋着。虽然沙子挖的不少,但夏天河里只要一发洪水,洪水带来的沙子就把原来的沙坑填平了,老百姓说:一场大水一河沙。这沙子怎能挖完呢?

然而,自然增长的沙,还是不能满足人们旺盛的需求。天旱无雨,河里不涨水,人们就顺着河床往下挖,河床不断地降低,也无法满足需要。人们把目光瞄向了河两边的农田,“天旱时,地里庄稼枯萎的地方,下面一定是沙”,那是赤水河泛滥时的产物。当时,河两岸四、五个生产大队都开起了沙场。后来,土地承包到户,许多家庭因分到了沙田,还致富了呢。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赤水河上游的水库调节了河流的水量,昔日的洪水不再发生,人们不用担心抗洪,然而河沙却失去了沙源。河床越来越低,“桥上桥”现身于世。昔日是赤水河流入渭河,如今渭水也倒涌进赤水河,泥水漫过“桥上桥”下。当年的宽河道,如今成了两三米宽的一条泥沟。当年的沙场变成了垦田,挖沙人在上面种植了小麦、玉米……

赤水镇有两条由南向北的河,一条赤水河、一条遇仙河,赤水镇就跨在两河之间。镇北边有东西向的渭河,它纳入赤水两条河流,东去百余里由潼关而入黄河。赤水河与遇仙河,一西一东,相距约三华里。但遇仙河产的是土沙,渭河产的是沙土,只有赤水河产的是真正的沙。

赤水的沙,而今也已消失的沙!

原文来源:作者供稿

原文作者:杜望成

整理编辑:华州文史荟萃